四宮村的“三級跳”:試種薰衣草—發展產業化—打造民宿游

日期:2019-06-28
來源:天山網
【字體:

6月25日,游客在四宮村店鋪里選購薰衣草產品。

6月21日,民宿經營者在四宮村民宿附近的薰衣草田養蜂。

愛美的人,都難以拒絕薰衣草的誘惑。

5月31日,記者在霍城縣蘆草溝鎮四宮村看到,田地間、小渠旁、路兩側、丘陵上……一株株結滿花蕾的薰衣草,即將美麗綻放。

6月,薰衣草花盛開,紫色成為四宮村的主色調,村民們在收獲美麗的同時,還迎來收入的增長和當地旅游業的發展。

“石頭灘”

變成“聚寶盆”

“放在前些年,怎么也想不到‘石頭灘’能變成‘聚寶盆’。”5月31日,四宮村村民王建平感慨地說。王建平家種了幾十畝薰衣草,去年他家的薰衣草畝均收益達到7000元。

“村里的地土層薄、石頭多,屬于‘石頭灘’,不管種玉米、小麥還是甜菜,畝產量都只有周邊村的一半。”王建平說。

真正讓這些“石頭灘”充滿“魔力”的是蘆草溝鎮黨委和四宮村的村干部們。

“那是一場頭腦風暴,是個有破有立的過程,很難,甚至很痛苦。”蘆草溝鎮黨委書記李增杰說,“把‘石頭灘’變成‘聚寶盆’,讓各族百姓在鄉村振興中走出一條具有特色的致富路,首先要打破村民多年的傳統固化思維,幫助他們建立并重塑適應新農村發展的思維。”

法國薰衣草基地普羅旺斯和四宮村處在同樣的緯度,地理條件和四宮村相似。如果農戶們能調整種植結構,改種薰衣草,發展附加值高的薰衣草深加工產業,打造一條紫色經濟鏈,就能擺脫貧困走向富裕。2014年,蘆草溝鎮黨委和四宮村村干部經過反復考察、調研、論證、分析后,對調整村里的種植業結構有了思路。

沒想到,起初村民不但不認可,還議論紛紛:“種那些花花草草能干什么?如果賣不掉,還得賠錢。”

關鍵時刻,四宮村黨支部書記潘林站了出來:“先把我家的24畝地全部種上薰衣草。”有了“頭羊”的帶動,村里的黨員、村干部也紛紛在自家地里種上了薰衣草。

當年,四宮村種植的薰衣草因品質優良,得到了市場的認可。遠遠高于玉米、小麥等傳統作物的收益,讓跟著村干部種植薰衣草的村民樂開了花。而當初持反對意見的村民則急了,剛進入秋季,就迫不及待地栽植了薰衣草苗。2015年,村里130余戶村民陸續加入村里成立的霍城縣伊儂香薰衣草種植專業合作社。

如今,村里逾90%的土地都種上了薰衣草,種植面積達1.2萬畝,形成了一條紫色的風景線。因為薰衣草,村里一半以上村民不僅買了車,還在縣城買了樓房。

“現在周邊村沒有不羨慕我們的。”潘林說。

產業化

鼓起村民“錢袋子”

產業是保證村民可持續增收的關鍵。

紫色經濟帶形成了,如何把鏈條拉長,最終形成產業?鎮村兩級干部們又開始了新的思考。

電子商務、旅游休閑、觀光農業……通過調研,一個個新的經濟增長點被發掘出來。很快,這些新的經濟增長點作為發展思路和模式引入四宮村,集薰衣草種植、加工、銷售、農業觀光、旅游為一體的發展鏈條被打造出來,“合作社+企業+農戶+電商”的運作模式成功開啟。

“第一眼看到村里連片的薰衣草,我就被征服了,就像置身法國的普羅旺斯。”畢業回村創業的大學生劉奕說。劉奕聯手村里的農戶,做起了和薰衣草產品有關的電商,8個多月銷售了7萬多元的薰衣草產品。

“以前都是我們通過各種渠道找買家,現在,村里幫我們發展了電商,把薰衣草產品賣到了全國各地。去年,薰衣草精油價格翻了一番。”嘗到電子商務甜頭的村民馬凌飛說。

36歲的馬凌飛是四宮村最早一批回村發展薰衣草產業的年輕人之一,去年在村里的幫扶下,依托互聯網進行產品銷售,他的薰衣草產品銷量直線上升。

馬凌飛種植了上百畝薰衣草,去年,用工量超過百人,支出人工工資30余萬元,成為了村里發展薰衣草一體化產業的大戶。

打開大小不一、鑲有金邊的紅色綢緞包,裝進定量的薰衣草花,再束緊扎口,一個薰衣草香包就做成了。記者在四宮村村民馬艷麗家看到,幾十個薰衣草香包整整齊齊地堆放在桌上。馬艷麗一邊裝著薰衣草香包一邊說,這些香包都是訂單產品,客戶在烏魯木齊。

“香包大的3元,小的1.5元,一天最多可以做200個,每月上萬元的收入不成問題,訂單多的時候,我還要請人幫忙。”馬艷麗說。

如今,四宮村幾乎家家戶戶都有自己生產的薰衣草產品,或是包裝簡單的薰衣草干花,或是提煉工藝不復雜的薰衣草精油,或是制作精美的薰衣草香包……

每年6月,霍城縣的旅游都會急劇升溫,而助力旅游升溫的最大功臣非薰衣草產業莫屬。可以說,萬畝連片盛開的紫色薰衣草,為霍城縣和四宮村圈粉無數。

江蘇的游客來了,廣東的游客來了,福建的游客來了……甚至鄰國的游客也來了。“如果不提前預訂,可能連住宿的地方也沒有。”李增杰說。

2018年薰衣草產業帶動四宮村人均增收2200元,薰衣草旅游園區穩定吸收200余名員工,通過企業園區輻射,又帶動了家庭薰衣草觀光園的種植、管理、精油提煉、產品包裝等。這不僅讓本村村民的“錢袋子”鼓了起來,還解決了周邊鄉村上千名富余勞動力就地轉移就業。

民宿游

開啟致富新征程

“四宮村位于美麗的科古爾琴山腳下,連綿的山,潔白的云,再加上大片大片的紫色薰衣草,多浪漫,多愜意呀!”

“薰衣草的花語是等待愛情,我希望在這里等待自己愛的人。”

……

類似這樣的聲音,這兩年不斷地傳入李增杰和當地干部的耳朵。這讓他們敏感地意識到,與薰衣草產業強勁的發展勢頭相比,落后的村級基礎設施可能會成為限制薰衣草產業進一步升級的障礙。

針對薰衣草產業發展的新形勢和旅游休閑觀光產業升級的新需求,鎮黨委和村干部、“訪惠聚”駐村工作隊聯動,引進了博陽瑞聯精油加工有限公司、解憂公主薰衣草農場。依托薰衣草基地積極創建國家3A級旅游景區,打造沿312國道的四宮村薰衣草旅游觀光帶。同時,打造美麗芳香小村,發展民宿游的規劃也逐漸成形。

一場新的頭腦風暴在四宮村掀起。

民宿是什么?怎么發展?當地干部和村民們一次次討論、一次次交流。

鎮里通過招商引來了在國內多地投資民宿的投資商做示范。一個多月過去了,示范性的民宿開始有了雛形,村里想經營民宿的村民,頭腦里開始有了民宿的概念。不少村民開始行動起來,把閑置的院落、房子融入薰衣草元素進行整修。

“今年,鎮上為我們爭取到了1590萬元的整村推進項目資金,對村里的巷道、道路、路燈、院落進行了全面提升,為打造美麗芳香小村民宿游提供了相對完善的軟硬件基礎設施。”潘林說。

“我一直在想,怎樣才能讓游客們在四宮村多留幾天,現在有了鎮村兩級的規劃,有了投資商的示范,我的心里有底了,我一定要好好利用自家庭院發展民宿旅游。”四宮村村民劉建軍說。

目前,四宮村第一家民宿裝修已進入尾聲,即將迎來入住的游客。當連片盛開的紫色薰衣草遇見清靜有格調的民宿,四宮村村民又將開啟一段新的致富征程。

6月24日,游客在四宮村欣賞美麗的薰衣草。

四宮村的“三級跳”:試種薰衣草—發展產業化—打造民宿游-昆侖網—新疆黨建網
天津时时彩五星和值